<code id='1m9ij'><strong id='1m9i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1m9ij'><div id='1m9ij'><ins id='1m9i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1m9ij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span id='1m9ij'></span><ins id='1m9ij'></ins><acronym id='1m9ij'><em id='1m9ij'></em><td id='1m9ij'><div id='1m9i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m9ij'><big id='1m9ij'><big id='1m9ij'></big><legend id='1m9i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1m9ij'></dl>
          2. <tr id='1m9ij'><strong id='1m9ij'></strong><small id='1m9ij'></small><button id='1m9ij'></button><li id='1m9ij'><noscript id='1m9ij'><big id='1m9ij'></big><dt id='1m9i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m9ij'><table id='1m9ij'><blockquote id='1m9ij'><tbody id='1m9i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m9ij'></u><kbd id='1m9ij'><kbd id='1m9ij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<i id='1m9ij'></i>

            把金牌熔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  發生在1936年柏林奧運會上的一件事,值得今天的許多運動員深思。當時最有希望奪得跳遠金牌的是美國黑人選手傑西·歐文斯。他是當時的一位田徑天才,一年前,他曾跳出8.13米的好成績。
              預賽開始後,一位名叫盧茨·朗格的德國選手第一跳就跳出瞭8米的不俗成績。盧茨·朗格的出色發揮使歐文斯很緊張———這次比賽對他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,當時,希特勒的"非猶太民族白種優越論"甚囂塵上,歐文斯太想用成績證明這是謬論瞭!
              由於心急,第一次試跳,歐文斯的腳超過瞭起跳板幾厘米,被判無效。第二次試跳還是如此。如果第三次仍然失敗,他將不得不被淘汰出局,而無緣真正的決賽。可歐文斯顯然還是無法使自己平靜下來:隻要歐文斯被淘汰,決賽中可以說冠軍就非盧茨·朗格莫屬瞭。
              可盧茨·朗格沒有選擇金牌,他選擇的是友誼———他走上來,拍瞭拍歐文斯的肩膀說:"你閉上眼睛都能跳進決賽。你隻需跳七米一五就能通過預選,既然這樣,你就根本用不著踩上跳板再起跳———你為什麼不在離跳板還有幾厘米的地方做個記號,而在記號處就開始起跳———這樣,你無論如何也不會踩線瞭。"
              歐文斯恍然大悟,照盧茨·朗格的話做瞭,輕松進瞭決賽。在決賽中,他發揮出瞭應有的水平,奪得冠軍。奪冠後第一個上來向他祝賀的是盧茨·朗格。
              後來,歐文斯在他的傳記中深情地寫道:把我所有的獎牌熔掉,也不能制造我對盧茨·朗格的純金友誼。而在我熔掉獎牌之前,盧茨·朗格在心中早已把他的金牌熔掉瞭。
              生活有時猶如比賽,目的就像掛在遠處的金牌,不斷吸引著我們的註意力,使我們無暇顧及目的之外的路邊的風景。而這,往往使我們疲於奔命,正如奔命在終點處懸掛著金牌的賽場上一樣。
              有一幅漫畫,畫的是一隻老鼠騎在貓身上,貓馱著它向前跑。老鼠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能耐?就是因為它手裡拿著一支長竿子,而竿子上懸掛著一條魚。
              那魚就是我們的金牌。我們要想不做一隻受老鼠奴役的貓,辦法隻有一個:把金牌熔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