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5cuiv'><strong id='5cui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5cuiv'></i>

      <i id='5cuiv'><div id='5cuiv'><ins id='5cuiv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dl id='5cuiv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5cuiv'><strong id='5cuiv'></strong><small id='5cuiv'></small><button id='5cuiv'></button><li id='5cuiv'><noscript id='5cuiv'><big id='5cuiv'></big><dt id='5cui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cuiv'><table id='5cuiv'><blockquote id='5cuiv'><tbody id='5cui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cuiv'></u><kbd id='5cuiv'><kbd id='5cuiv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ins id='5cuiv'></ins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5cui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5cuiv'><em id='5cuiv'></em><td id='5cuiv'><div id='5cui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cuiv'><big id='5cuiv'><big id='5cuiv'></big><legend id='5cui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5cuiv'></span>

            婚 前 婚 後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  他在追求她的時候,曾經寫下這樣的情書:“沒有你,我食不知味,沒有一點存在的感覺。你回來,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存在。”她隻不過出差兩天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他送她回傢的夜晚,她也會在剛放下包包的時候接到他的短信,上頭寫著:“你離開,把我的靈魂也帶走瞭。”隔不到二十四小時又要見面,他也會有失魂落魄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求婚時他是這麼說的:“我不能沒有你,請你一定要嫁給我好嗎?讓我的人生因你而圓滿。”

              婚前,他讓她感覺,她是他精神上不可或缺的東西。她是一個浪漫的女人,以為找到瞭靈魂伴侶。

              “婚後,他還是沒有我不行,隻是這種需要慢慢地變質瞭。如果沒有我,他找不到內衣褲在哪裡;沒有我,他也不知道上班該穿什麼。他也讓我感覺,沒有我,他就會餓死;沒有我,他也不會記得去繳水電費……我越來越忙,而他越來越像一個嗷嗷待哺的無助小孩……不過,據我的調查,在我出差的時候,他所有的功能都恢復得很好,完全意識到自己的存在!再也不會有什麼靈魂被帶走的感覺瞭!”

              對於她的抗議,他辯稱:“我還是沒有你活不下去!”然而,她已自覺從精神性的愛人,變成生活功能性的愛人。這一點讓她很沮喪,感覺自己對浪漫的向往已經漸漸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女人都有“被需要”的渴望,但很明顯的,她們喜歡自己在男人的精神上不可或缺,但並不希望變成一個多功能的傢庭用機器人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卻從不知不覺地將需要從精神性的轉成生活功能性的。婚前,隻要她為他做一點事,體貼一點,他就會覺得開心;婚後,自動地把這些服務變成她的工作。和她聊天,漸漸地不再說那些虛無縹緲的話,不再想去猜她閃爍言辭裡包藏的心事。那些原本會滋潤她靈魂的情話,他也漸漸懶得說出口。心想,反正你都聽過瞭嘛,我也變不出新花樣來瞭。  

              女人雖然不喜歡變成功能性的愛人,然而,精神需求轉為功能需求,卻是必經之路。事實上,女人的轉變比男人要快許多,婚後女人對男人的要求,百分之百都和男人的生活功能有關。本來不計較的,全都計較起來瞭,自認為這是男人應負的責任,理所當然。

              隻是男人比較鈍,較少發現浪漫漸漸死亡。也大多認為,如果浪漫可以換成安穩,也不失是一種合理兌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