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2nx91'><div id='2nx91'><ins id='2nx91'></ins></div></i>

<code id='2nx91'><strong id='2nx91'></strong></code>

<acronym id='2nx91'><em id='2nx91'></em><td id='2nx91'><div id='2nx9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nx91'><big id='2nx91'><big id='2nx91'></big><legend id='2nx9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2nx91'></i>

  1. <tr id='2nx91'><strong id='2nx91'></strong><small id='2nx91'></small><button id='2nx91'></button><li id='2nx91'><noscript id='2nx91'><big id='2nx91'></big><dt id='2nx9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nx91'><table id='2nx91'><blockquote id='2nx91'><tbody id='2nx9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nx91'></u><kbd id='2nx91'><kbd id='2nx91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2nx91'></span>

        1. <ins id='2nx91'></ins>
          <dl id='2nx91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2nx9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寧可相信他活著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0

            越南戰爭時期,在美國一個小鎮上,住著一個叫安妮的女人。她的丈夫羅伯特到前線去瞭,安妮既要照顧老人又要照料孩子,每天都很累。她唯一的期盼,就是那場該死的戰爭能夠結束,丈夫早點回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可是,現實卻與安妮的期盼不一樣。戰爭越拖越久,有戰爭就有死亡,很快,一個袖子上戴黑紗的軍官拿著陣亡通知書,來到小鎮報喪。軍官每到一處,就會迎來一片撕心裂肺的哭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終於,軍官來到瞭安妮傢,他用沉重的聲音宣佈,羅伯特在前線陣亡瞭。羅伯特的父母——兩個重病的老人,哭得都沒力氣瞭。安妮那時正在地裡幹活,是鄰居喊她回來的。她一看到那個戴黑紗的軍官就愣住瞭。可安妮沒哭,她拿過軍官帶來的遺物,仔細翻看瞭一下,突然對軍官說:你走吧,我丈夫沒有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安妮的話讓大傢都愣瞭,兩個老人也停止瞭哭泣,怔怔地盯著安妮。軍官對安妮說:我理解你的心情,誰都不希望聽到這樣的消息,可陣亡名單是不會搞錯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安妮卻堅持說:你們一定搞錯瞭。我丈夫走的時候戴著一塊手表,那是我們的定情信物。他向我發過誓,活著他要把那塊手表帶回來,死瞭也要讓人把手表給我送來。現在遺物裡沒有那塊手表,他肯定還沒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軍官再三解釋不會搞錯,戰場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,手表很可能已經丟失瞭。安妮卻固執己見,軍官隻好回去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雖然安妮不承認丈夫羅伯特死瞭,但國傢已經把羅伯特當成瞭烈士,第二個月,上面就發下瞭撫恤金。可是,每次撫恤金發到安妮傢,她都拒絕簽收,說自己的丈夫沒死。發撫恤金的人也沒辦法,隻好又把錢拿回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安妮不要撫恤金,日子過得很艱難。鄰居就勸安妮,人死不能復生,為什麼不要撫恤金呢?安妮對鄰居說:我丈夫沒死,即使日子再難,我也不能要那不吉利的錢。我們全傢都盼著他平安回來呢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鄰居們都覺得,安妮是不是受的刺激太大,精神出瞭問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幾年後,越南戰爭終於結束,參軍的人都陸陸續續回到瞭傢鄉。安妮居住的小鎮,每天都有戰士返鄉,有的戰士受瞭傷,成瞭殘疾人,有的毫發無損地回來瞭。不管怎樣,隻要能活著回來,傢裡人都很高興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安妮一有空就到鎮上的大路上去,希望能看到自己的丈夫。可是,她空等瞭幾個月,羅伯特還是沒有出現。即使這樣,安妮還是不承認丈夫死瞭,她不領政府的撫恤金,不給羅伯特建墓,就這樣每天等著好消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晃又過去瞭幾年,這幾年裡,安妮一個人撐起瞭整個傢,她的腰壓彎瞭,頭發也白瞭不少。安妮的兩個孩子已經長大,兒子小羅伯特已經讀大學瞭,女兒莉蓮也讀高中瞭,兩位老人也都還健在,這些都是安妮的功勞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些年來,安妮還是念念不忘羅伯特,每到重要節日,她都要在飯桌上多擺一副餐具。小羅伯特不忍心看到母親這樣,這天,他忍不住說:父親已經死瞭,難道您現在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安妮卻說:你們的父親沒死,他走的時候跟我說過,不管如何,都要把那塊手表帶回來,他是不會說話不算數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兩個孩子見母親這樣,也不好再說什麼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又過瞭幾個月,這天,一個中年人出現在瞭小鎮上。他自稱叫羅伯特,到鎮上來打聽安妮。人們一聽到羅伯特,就想起安妮的丈夫,忙把他領到安妮傢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巧的是,安妮探望外地的親戚去瞭,羅伯特的父母剛去世幾個星期,傢裡隻有小羅伯特和莉蓮。羅伯特見到兩個孩子,就從懷裡掏出一塊手表來。雖然十幾年過去瞭,那塊手表有些老舊,但還在分秒不停地走著。